腾讯第二美图市值跌半 资本套现离场韭菜梦碎一地

腾讯第二美图市值跌半 资本套现离场韭菜梦碎一地
2018-09-19 08:10 新浪财经-自媒体综合
据了解,近年来,随着快递物流餐饮配送企业快速发展,电动自行车成为外卖、快递配送企业主要运输方式,从业人员出于利益考量,多拉快跑成为常态,闯红灯、逆行等交通乱象频发、多发,成为交通安全隐患。

  来源 :投中网

  曾经的美图,成就了蔡文胜家族,也成就了资本一夜爆增的神话,成为了一个套现机器。

  百度、阿里巴巴、腾讯,这三大互联网巨头的共同特点之一,就是用户量都超过了10亿。在中国,还有一家公司,用户量可以和BAT抗衡,但却从来没盈利过。

  “中国颜值经济第一股”、曾被誉为“腾讯第二”的美图近日公布半年报,2018上半年净亏损共计1.274亿元;其中营收同比下降5.9%;月活总数同比下降15.9%,手机销量下滑37%。半年报发布第二天,美图股价一度跌超15%,目前总市值为港币184亿元,仅剩2016年底上市时的一半。

  股价暴跌的背后,是从未盈利的尴尬。“叫好不叫座”的美图,始终找不到一条清晰的变现道路。而更严峻的问题是,曾经引以为傲的10亿用户,如今也缩水到3.5亿。

  再不变现,就一切都晚了。

  赤裸裸的套现机器

  不盈利、股价下跌,苦的是小股民,资本却在这一切发生之前,早早离场。曾经的美图,成就了蔡文胜家族,也成就了资本一夜暴增的神话,成为了一个套现机器。

  2003年6月,美图CEO吴欣鸿与另外两位股东投资100万元,创办厦门数字情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即美图网前身。2008年7月,蔡文胜买下另外两位股东手里的股权,之后,蔡文胜的隆领创投为美图带来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。五年后,蔡文胜从后台走向前台,从“投资人”摇身一变成为“创始人”,担任美图董事长。

  2018-09-19,美图赴港上市。据说当天大半个创投圈都来了,几家主要的投资机构蠢蠢欲动,等待即将到来的收割期。而越早进入的投资方,收益越大:

创新工场共投约723万美元,获得约1.32亿股美图股票,市值11.22港元,获益20倍。

 

启明创投共投约3138万,获得2.8亿美图股票,市值约3.05亿美元,获益约9.7倍。

 

IDG共投约4178.5万美元,获得3.25亿美图股票,市值约3.54亿美元,获益约8.5倍。

 

策源创投共投约1500万美元,获得7500万美元美图股票,获益约5倍。

 

环球老虎基金共投约1.025亿美元,获得美图9.42%的股权,获益约4倍。

  但以上的投资回报率和蔡文胜家族相比,真的不算什么。有媒体猜测,蔡文胜及隆领创投前后总共对美图投入一千万人民币左右,美图上市后,蔡文胜家族获益超1200倍。

  虽然账面上获益不少,然而美图并没让投资方省心。2017年3月,已经连涨11天的美图股价从下午14点38分左右到达了23.05港元的最高峰,较前一日收盘价上涨28%。14点40分之后,股价开始暴跌,最终以15.98港元报收,全天大跌11.22%。当天振幅高达42.5%。

  经历了这次股价“过山车”,手握美图股份的投资方们开始有所行动。有媒体戏称,“美了别人,亏了自己”的美图,成了一些人的“提款机”。2018-09-19,美图股票迎来首个解禁日,当日股价跌破发行价。之后,投资机构也纷纷减持:

6月19日,李开复的创新工场出售了0.66亿股美图股票,套现5.61亿港元。

 

7月3日,老虎环球基金减持4亿股,套现34亿港元。

 

7月7日,美图主要股东之一的启明创投减持2.12亿股,套现18.02亿港元。

 

7月25日,IDG资本减持美图5000万股,套现4.25亿港元。

  仅一个多月,几个美图的主要投资机构就已经从二级市场套现61.88亿港元。

  更值得品味的是,蔡文胜家族和资本方对美图股票“一明一暗”的态度。有媒体报道,李开复一边在明面上为美图唱赞歌,一边暗里抛售美图股票。而蔡文胜的儿子Cai Rongjia也一直在大幅减持公司股票,直到2018-09-19,Cai Rongjia一共减持了8830万股,套现10.05亿港元。至此,CaiRongjia持股比例降至4.99%,之后减持都无须公布。

  有评论称,虽然很多互联网公司上市后都会面临这样的状况,腾讯解禁时跌破发行价,Facebook解禁时跌了50%。但是投资人对被称为“腾讯第二”的美图的态度,已经从看不懂转化为不相信。从抛售行为看,投资人和资本市场对仍然无法解决盈利难题的美图,已经失去了耐心。如果美图再找不到合理的变现方式,恐怕会面临更大的危机。

  危机四伏的商业布局

  美图上市后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境地,并不仅仅是因为股东减持,如果一个企业具有造血能力,资本所带来的危机都是短暂的,最终还是会通过强大的变现能力让业绩亮眼,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。

  而美图的危机,却早已埋下隐患,“盈利难”是其致命伤。2016年至今,美图累计亏损7.11亿港元。

  美颜相机、美图秀秀、美拍这些免费的超级应用,“霸占”了中国用户手机多年,也带来了巨大的流量。然而,几乎能和BAT抗衡的月活用户数量,却没有给美图带来真正的变现。

  众所周知,企业上市之前需要给市场“讲个好故事”,于是,美图明确了四大变现方向:智能硬件、在线广告、互联网增值服务,以及电商平台。而这几种方式在后来的运营中得到了验证,结果并不乐观。

  智能硬件:美图的智能硬件主要就是“美颜手机”,这也是美图公司所有营收中最大的组成部分,曾经一度占整体营收的超九成。这种单一项目的营收对一个公司来说非常危险,因为一旦出现问题,就会影响整个企业的营收,也就是所谓的“鸡蛋都放到一个篮子里”,无法分散风险。

  况且,媒体披露,美图手机一年只有几十万台的出货量,而这个量级想支撑起整个美图公司的营收,似乎还差的很远。

  在线广告:这是一项传统互联网业务,然而对于工具类产品来说,实现起来难度较大。工具类产品重体验,广告投放不当就会影响用户使用体验。

  广告的营收情况也不乐观。2017年,根据美图披露的数据,旗下20多款应用矩阵在半年时间仅获得2590万的收入。

  互联网增值服务:主要是美拍。近年来,短视频领域的竞争越来越激烈,秒拍、快手、抖音等等应用都背靠互联网巨头,而美图能给美拍提供的资源和资金都比较有限,以至于在短视频领域,美拍的月度用户数量不足秒拍的十分之一。

  用户流量处于劣势,更不用提变现了。有投资者直言,“现在修图已经满足不了女人们了,自从有了快手、抖音,大家开始沉迷修视频了。”

  电商业务:电商听起来似乎是一条不错的变现途径,但是电商最重要的是平台,淘宝和京东能做的,美图做就不一定能成功。无论从平台还是品类,直接和BATJ对着干,电商这条路依然是前途未卜。

  “电商在之后一定会是美图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。”蔡文胜在去年的年中业绩发布会上表示。但今年,电商已经不再出现在美图管理层的业绩总结之中。

  有业内人士指出,美图的这四大变现途径过于平平,只是copy了常用的操作手法,并没有针对美图本身的特征优势,以至于变现不易。而资本市场的耐心也是有限的,美图如果迟迟交不出漂亮的成绩单,难免会遭遇今天的处境。

  都是转型惹的祸?

  “阵痛期”是美图高管在2018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高频提到的一个词。在尝试过四大支柱产业,效果不佳的情况下,美图也在焦急地寻找新的变现方式。有媒体报道,美图2018半年报有一个亮点:互联网收入同比增长131.6%,单项毛利增长494.5%。互联网收入占比已从去年同期11.3%,上升至27.9%。

  对美图来说,这个亮点的意义在于,公司收入结构出现转变。之前大部分收入靠美颜手机,如今互联网业务收入大幅增加,在整体收入占比大幅提升到近3成。美图有望不仅仅靠单一的“卖手机”来赚钱,而是向着多元化转型。

  今年五月,美图秀秀初步上线图片社交功能,不久后,对标Instragm的美图宣布以“美+社交”为战略方向,全面向社交转型。蔡文胜曾公开表示,做好社交需要两个条件:一个是时机,一个是用户,这两点美图都有。

  作为长期应对战略,美图未来将重心放在美图秀秀上,并计划在未来18个月内加大投资力度,建立一个活跃的社区,实现用户和毛利双增长。美图CFO颜劲良表示:“很多人质疑美图股价,其实在这个时间点,我对未来股价是最有信心的,随着美图阵痛期过去,互联网收入持续增长,盈利一定指日可待。”

  然而市场并不完全买单,有声音表示,国内社交巨头林立,美图想做社交实际上步履维艰,如果公司活跃用户数量没有“止减”的迹象,现阶段时机、用户两大因素美图并非完全占优。

  从P图工具类产品来说,美图秀秀正在接受着同质产品的冲击;短视频工具美拍在抖音和快手的夹击下,也显得力不从心。陷入“如何争取用户再次成长”,以及“延长用户停留时间,提升内容变现效益”两大难题的美图,如果再不加快脚步,真的就太晚了。

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

责任编辑:白仲平

热门推荐

收起
新浪财经公众号
新浪财经公众号

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,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finance)

Array
Array

股市直播

  • 图文直播间
  • 视频直播间